http://www.xinruiup.com

「舆情分析」有托儿还是真火?揭秘网红饮品店排长队的背后

  「舆情分析」有托儿还是真火?揭秘网红饮品店排长队的背后

  “打卡”新年首个网红店 为买奶茶排队一小时

  终于结束了春节假期从老家返京工作的刘静,还没来得急收拾一下自己的小屋就忙不迭地先去做了两件事儿——故宫拍雪景和打卡故宫的网红咖啡店。

  虽然名字中有“咖啡”,但是比起传统的咖啡馆,“故宫角楼咖啡”更像一家网红茶饮店。“康熙最爱巧克力”“三千佳丽奶茶”“一骑红尘妃子笑”“本宫可心卷”“养心卷”这些商品以及外包装和店内外环境是让刘静这样的广大文青趋之若鹜的原因。

  为了打卡和拍照,刘静不光冒着风雪从东五环扎到故宫,还在咖啡馆里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长队,才拿到故宫特有的金底纸杯,以及杯子上印有故宫纹样的红色杯套。

  拿到奶茶的刘静,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尝尝杯子里的饮料,而是拿着杯子在店里拍了一圈照片,再走到一个可以拍进角楼全貌的位置,用这个杯子做前景,拍了一组照片,随后才心满意足地开始一边喝饮料一边发朋友圈。

  从出门到发完朋友圈,前后折腾了三个多小时,喝着已经有些变凉的奶茶,刘静却觉得不虚此行。事实上,在故宫角楼咖啡店内,有不少像顾客都像刘静一样。尽管有的认为该店饮料品质一般,但前来尝鲜的人仍络绎不绝。有网友将此地称为“2019第一网红店”。

  

 

  「舆情分析」走访

  取餐顾客多于点餐 店外遇“黄牛”售价翻番

  虽然有网友因为排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能进入故宫角楼咖啡这一“网红店”而抱怨。但目前并没有人把这种火爆与“雇人排队”联系起来。但另外一家网红店却曾经陷入这一风波。2018年,在北京开出两家门店的喜茶,却因为排队的人太多而频频上新闻、上热搜。因为排队的人太多了,喜茶还一度被曝出“雇人排队”,对于这一问题,其创始人则表示,店里忙得都不敢开外卖,喜茶要解决的并不是到客量,而是如何提高生产力。

  为了验证排队的到底是托儿还是顾客,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内,在不同时段到北京5家喜茶门店探访。在1小时内,不同喜茶门店、不同时间销售出的饮料数量有所差异,基本从130杯到210杯不等。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期间几乎没有出现反复排队的人士。

  在北青报记者探访时间内,位于写字楼区的喜茶门店外卖数量一度超过了门店现售的数量。而现售量大的门店中,等待取餐的顾客一度多于排队的。

  在大悦城店,北青报记者探访的时间内在周边等待取饮料的顾客一度比排队的人多了一倍。在长楹天街门店中,点餐排队只需要不到10分钟,而取餐则要15分钟以上。

  此外,在三里屯门店附近,甚至出现了兜售排队名额的人士。

  “就在里面排着呢,马上就排到,你要点什么都行。”一位女士对北青报记者说。一杯20余元的饮料,叫价到50元。而她还拿着已经付完款的小票表示,如果再加一些钱,可以直接拿着这张小票取餐。该小票上有该店招牌的一款饮品和一款水果茶。“不担心卖不出去,想买的多着呢。”在北青报记者问及取餐小票卖不掉如何处理时,该女士称。

  营销业内人士楚闲表示,雇人排队是一些新兴的小品牌制造声势的手段,比较初级,适合品牌创立期间,并不能长久。一旦确立了品牌形象,雇人排队不仅没有帮助,还有可能造成品牌损害。对于喜茶、故宫角楼咖啡来说,用不到这种比较低端的营销方式。

  「舆情分析」解读

  制造供不应求假象 让消费者“等得有道理”

  “来都来了,我就是想尝尝,反正也没什么事。”在北青报记者的走访中,这种说法“呼声”最高。

  有这种想法的顾客也正是中了商家“饥饿营销”的手段。营销人士表示,可以忍受排队是消费者为自己心仪饮料所付出的时间成本。而如何将这时间成本在合理的范围内放大,营造出一种“供不应求”的景象则需要商家的谋划。

  

本文标题:「舆情分析」有托儿还是真火?揭秘网红饮品店排长队的背后

本文地址:http://www.xinruiup.com/dongtaizixun/2370.html

本文栏目:动态资讯

本文来源:新锐舆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